友情链接
365体育投注-bet36体育投注-28365365体育投注

说起365体育投注正式成立的那天,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用“第一次工作会议”来描述。2011年春节后,几位合伙人在上海浦东的一家酒店,起好了公司名字,确定了投资方向,正式投入战斗。

  2010年年底,王东晖还是

  金山的365体育投注,他跟内部董事会和雷军打了“招呼”,说自己有了下一步的规划。“28365365体育投注我是财务背景,又在上市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做了很长时间财务和运营工作,所以自然想做一家TMT行业基金。”

  另一位创始管理合伙人赵鸿,是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,主管企业并购和融资。王东晖与赵鸿相识于1998年,两人是普华永道的同事。

  起初,基金还未成立,几位创始合伙人先拿自己的钱去投项目,试试水,“结果还不错” 。王东晖说,投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蘑菇街,后来陆续投了4个项目,合伙人把这4个项目平价转到基金里,一期基金规模是1.5亿人民币,当时的三位创始合伙人自有资金占了将近40%。

  到2011年终,他们开始寻找LP,365体育投注瞄准行业内有品牌的个人。依靠合伙人的人脉,找到了阿里、28365365体育投注金山的高管等加入。

  “我们基金是从行业入手,GP和LP都是行业里的,投资也是围绕行业。早期很多项目是依赖我们的信任圈做,一直到二期,这个信任圈一直在。

  一期的LP还在,其中,一期的有些创始人也变成了我们后来的LP。”采访中,王东晖多次强调对“信任圈”的重视。他希望这样的状态未来持续下去。“对于一家早期基金,最重要的就是有自己的信任圈,每个人有什么样的项目可以传递给我们。交易的最大成本就是信任。”

  阿米巴专注早期TMT行业的风险投资。投资了包括蘑菇街、快的打车、淘实惠、中智诚、传课、麦苗科技、火辣健身等项目。一期基金共投出35个项目,账面回报近30倍。

  去年年底,365体育投注宣布完成二期人民币基金的募集。现在,整体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5亿人民币。一期基金赶上了中国智能手机移动流量成长最快的时期,阿米巴吃到了C端的流量红利,而在二期,阿米巴将从B端用户的习惯入手,投资更多企业服务项目。

  

5.pic_hd

 

  365体育投注创始管理合伙人王东晖/受访者供图

  以下为王东晖口述,经创业家&i黑马编辑:

  早期投资失败是常态 “坏”项目死了是解脱

  早期投资人必须具备这样的心态,每个项目都不死,不可能。死了也不是坏事,他解脱了,我们也解脱了。像我们一期,3年多投了35个项目,其中7个项目占了90%以上的帐面回报。

  所以我们一般不给自己的项目做强力背书,因为早期投资失败是常态,判断一个独角兽是很难的。我们做了投资就相当于已经给项目做了背书。

  很多基金说要稳定的打法,但我觉得早期要稳定特别难,它的风险就在那儿摆着,失败是常态。你瞄准稳定,做5倍,打个折扣,最后赚两倍,那基金就没有意义了,除非你有很大的盘子。一个小盘子的基金,在行业里也没什么影响力,赚两倍,没什么价值。

  我们一期(所投资的项目里)有两只独角兽,未来我们还有很大机会能再出一两个独角兽。我们认为,考量基金是否成功的核心就是业绩。做早期,没有投过独角兽的基金,很难建立起长期品牌。

  我们是一家非常有纪律的早期基金,对不做什么有特别坚持的原则。2011年总共投资35个项目,其中有两个独角兽,这在早期基金里凤毛麟角。

  整体来说业绩还不错,在业绩的背后,最重要的是投资理念+预期。投资理念的核心,一是一定要早。对于一家早期基金,最重要的就是有自己的信任圈,这样我们才能第一时间知道,哪些有实力的人正在创业了,或者他们拿自己的钱做了一段时间以后,会自己找上门来。

  先知先觉是必须的,你还得快速扣动扳机。在早期投资里,你最大的价值就在抠动扳机的那一刻,同时,切勿在投资项目后,过多地深度干涉。创业就是在跳坑,一定是创业者自己先跳到坑里,我们才会给钱,365体育投注至于能不能爬出来,那是他的事。我给他钱就等于跟着他一起跳坑了,认同他这个人和所做的事,并且做好这个钱有八成概率收不回来的准备。

  第二点是独立性。独立的基金才能足够了解行业和趋势,有洞察力,看得懂这么多年科技行业的发展路径,bet36体育投注未来的趋势大概是什么。很多东西都有陷阱,一旦你陷进去,方向就错了,那活得就会非常难。

  所以一是早,二是独立性,这两点很重要。盲从的基金,很难碰上所谓的“运气”。

  还有跟投项目的比例。我们基金的合投比例不高,因为我们做投资追求的就是风险,追求的就是一个绝对未来。这是所谓的“预期”。质量好的早期项目也未必后来不会死掉,这是一个概率问题,那么我通过多投项目来解决这个问题,所以单一项目失败我不怕。

  企业信息化蕴含大机会

  我们一期基金,从2011年一直到2013年,正好赶上了中国智能手机移动流量成长最快速的时期。bet36体育投注核心的驱动因素就是智能手机、APP的覆盖,大批新用户以及新的用户习惯产生,新的应用场景出现。

  这是很大的流量红利,增量市场,我们一期和很多其他同时代的基金一样,回报都不错。

  但从2014年开始,这个市场就出现拐点了,基于移动流量、移动互联网的C端,变成了存量市场。

  年轻用户的绝对比例下降,新手机出货量下降,BAT垄断了几乎80%的流量,365体育投注对我们普通用户来说,手机里的APP,一年用十几个就挺多的了,常用的也就不超过5个。

  未来中国很多行业就是SaaS和SaaS之间的连接,产生高效率,效率会带动数据流跟数据资产、金融资产、物流的互通,产生很强的效果。

  从金融和供应链来讲,为什么美国能够做到8%的物流成本。在互联网时代之前,bet36体育投注美国的大企业已经开始做整合了,信息化程度非常高,这使它们形成了核心竞争力。有了信息化系统后,交易可以依靠信用去推动,信用流通才能产生资金效用,不需要现金结算。

  现在中国很多行业都有滞胀,因为信息化系统不发达,每一层都需要现金。

  如果你“舍得”不够,不可能跳进创业这个坑里

  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二期就重点关注B端用户的使用习惯。

  现在,中国企业面临一个重要的过渡。改革开放30年以来,企业能够快速发展,核心原因是我们劳动力成本低,有人口的流量红利,这是成本因素。10年前,很多东南沿海的加工业工资连1500块都没有,今天4000块未必雇得到合适的人。

  另外从需求来讲,这么多年,生产了一堆东西,之前是生产什么都卖得出去,制造公司有30%的纯利,现在不行了。社会经济发生巨变,从成本驱动、生产供应驱动,变成效率和技术驱动。

  2B也在发生变化。多年来,2B采购都存在回扣现象,随着时代的发展,包括现在的反腐,很多事情在发生变化。而中国的企业在提升效率上,跟发达国家还有差距,我们对比两个参数。

  一个是库存的周转,现金回流周期,中国要3到6个月,而美国只需要1个月。

  二是物流成本。我们的物流成本大概占整个流通价格的20%,而美国差不多只占8%-9%。这是通过强大的效率产生的。效率靠什么支撑,实际上就是企业的信息化系统,之前叫ERP,现在叫SaaS,不一样的词儿,但大的机会都是企业信息化。

  我们从一期开始,就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个大机会,也投了一些成功的SaaS项目,比如二维火,现在被蚂蚁金服投了,估值十几亿元。

  在二期,我们投了更多的SaaS项目,现在数量已经差不多占到所投项目的2/5了。基本上跑得也很成功,我们继续跟进的,还有拿到后续融资的,都不少。现在市场行情不太好,从Pre-A到A轮,以前估值能涨3-5倍,现在可能只能涨两倍。

  但我们刚做的上一期基金报告显示,我们平均到下一轮还是3倍多,从估值来看,我们受资本市场下行的影响并不那么明显。

  投资各行业领先的SaaS,就是我们的方向。SaaS实际上就是企业信息化。有了信息化系统,企业才能跑出效率来,这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,无论电子商务、大数据、制造,没有信息化系统,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蘑菇街是2011年3月我们投的第一个项目。当时我们觉得,阿里的结构性设计都是基于SKU,就像一个仓库,没有导购场景,所以我们想投一个导购。当时它还有另外一个竞品,估值已经很高了,但我们觉得竞品是偏流量的,正好当时有人介绍了蘑菇街,我们在北京吃了一顿日本烧烤,就定下来了。

  蘑菇街的创始人陈琪在阿里是口碑特别好的产品经理,他第一面就很容易打动投资人365体育投注,情商高,又懂市场,聊几分钟就把我们搞定了。具备很大的能量,有与其他创业者不同的霸气和自信心。

  当年陈琪做蘑菇街是做了很大的财务牺牲的。所以,如果你“舍得”不够,你都不可能跳进这个坑里。

  一期现在出了两个独角兽,一是蘑菇街,二是滴滴快的。一期最好的七个项目,除了滴滴快的是几百倍回报外,剩余的平均回报也在20倍以上,将近30倍。

  在二期,除了主打SaaS,我们也会看一些大的、天花板比较高的行业,比如教育、医疗、金融、生活方式。

  我觉得教育作为一种服务,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在线教育。我投过传课,算是中国最早的一家教育C2C,投了不到一年多,卖给百度了。这家公司最早是基于C2C的,用户和内容都在C端产生,你在上面讲课,有人进来听课,现在更多的是B2C,机构入驻提供一些内容。

  你发现人会主动学习,但是很多人很难接受在线教室的互动性,因为没有监督作用,大部分人没法这么专注。很多人还是愿意泡在一个教室里学习,哪怕有个助教,老师通过一个大屏幕去讲,都比这有效果。

  后来我们投了凡学,它是基于强内容,拿到了独家授权,有英语、绘本等内容,离现金流很近。但我最看好他们的是强大的地推能力,线上现在还没产生收入,主要是在线下。

  农村的交易方式,也还没有信息化系统,甚至没有很强的基于终端的使用习惯,一旦这些习惯建立,机会就会变得越来越大。

  现在环境不好,下行周期会很长。虽然很多项目的下一轮的融资可能会比较难,365体育投注但我觉得也是好事。对团队来讲,到了大浪淘沙的时候,对基金来说也一样是考验。

  线上更重要的是SaaS的机会。比如现在教育体制改革,中学也要选课,选课软件非常复杂,核心是每个人要做定制化。我们投了一家公司叫晓羊教育,它的核心创始人周林就是做选课这块的,我们接触了两年多。

  他的产品现在有很多中学在用,能让学校快速运行起来,把bet36体育投注学校、老师、学生、家长、内容服务提供商打通。这个机会非常大,每个学生的学习记录、考试记录都在你这儿,知识点就容易模块化,那就清楚地知道国家教育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  我们还投了一个养猪的SaaS,这是一个上万亿的市场,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能切到交易和供应链。因为养猪的成本80%都在饲料,所以先从饲料这块下手,空间非常大。信息化之后,再做供应链金融,包括金融保险。

  农村的创新,机会非常多。首先供应链就有很大的机会。农村现在很多人只会用微信,下个APP都不会,这就是机会,可能比城市里的一些互联网应用场景有更长期的机会。

  整个行业会复盘,市场本来就是这样的,有周期就一定会这样,去年有一大堆人拿钱给你,一定是不对的。如果资本不再是一种重要的稀缺资源,那是有问题的。